极速飞艇全天计划|极速飞艇开奖号码
設為首頁 | |
長安網群: 合肥 淮北 毫州 宿州 蚌埠 阜陽 淮南 滁州 六安 馬鞍山 蕪湖 宣城 銅陵 池州 安慶 黃山 廣德 宿松
 
安徽長安網首頁>> 2017安徽長安網>>政法文化>>  
政法文化
一位警察對紅軍先烈的緬懷
稿件來源:安徽長安網 發布時間:2019-04-02 15:21:07

在血雨腥風的反國民黨圍剿戰爭中,無數紅軍戰士獻出了年輕而寶貴的生命,從安徽省宿松縣走出的紅軍戰士石貴生就是其中之一。雖然石貴生烈士離開我們整整84年了,但他的革命事跡一直被后人所銘記,并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人們。

又是一年清明至,無限追思祭忠魂。今年清明節,宿松縣公安局五里派出所所長陳松濤又像往常一樣,手捧鮮花,帶領同事一起來到縣烈士陵園陳列館,祭奠在反國民黨圍剿戰爭中犧牲的外公石貴生。

陳松濤和同事在外公文字框默哀

冒死送密信

在宿松縣烈士陵園陳列館里,陳列著近百位烈士的物品,或遺像,或遺物,或文字介紹,其中就有紅軍烈士石貴生的事跡介紹。

陳松濤和同事站在寫著外公事跡的文字框前,神情肅穆,鞠躬默哀,敬獻鮮花。

“小時候我只知道外公是紅軍,但不知道他是怎么犧牲的,更不知道他的革命事跡,是長大后舅舅告訴我的。”指著介紹外公事跡的文字框,陳松濤說。

陳松濤和同事聽舅舅石建華講述外公的革命故事

文字框中記載:石貴生出生于1909年,1928年8月參加紅軍,時任紅軍一軍副營長,1934年9月底在江西景德鎮英雞口北鄉作戰犧牲。

陳松濤介紹說,1933年臘月,在江西中央革命根據地參加紅軍的外公,臨危受命,從江西送機密信件到湖北紅安革命根據地。他喬裝打扮,日夜兼程,風餐露宿,躲過了敵人一道道封鎖線。在路經安徽宿松縣涼亭鎮涼亭河大橋時,他的行蹤被國民黨特務發現了。當時,他與外婆剛成婚不久,家里人就住在離涼亭河不遠的地方。

革命形勢的嚴峻,讓外公作出了獻身革命的無畏選擇。在安全將密信送到湖北根據地返回的路上,他偷偷將弟弟石金福約了出來。他對弟弟說:“家里的事情,以后就靠你了,我這一去,可能再也回不來了……”說完,外公匆匆踏上了趕往江西中央根據地的征程,從此杳無音訊。

舍身獻革命

1934年7月后,中國工農紅軍主力陸續退出長江南北各個蘇區進行長征。留在南方的紅軍和游擊隊,在中共中央分局書記項英和中華蘇維埃中央政府辦事處主任陳毅的統一領導下,緊密依靠群眾,以公開與隱蔽相結合的斗爭策略和靈活機動的游擊戰術,進行艱苦卓絕的斗爭,不斷取得反“圍剿”、“清剿”的勝利,牽制大量國民黨軍,在戰略上配合紅軍主力的行動。

“我外公是個非常有信仰、敢于犧牲的人,為了革命,18歲時就離開了家,到江西革命根據地參加紅軍,投身革命事業;他犧牲時,非常年輕,只有25歲……”談起外公生前的故事,陳松濤有著說不完的話語。

他說,為配合大部隊戰略轉移,外公和紅一軍團部戰士一起,留守江西景德鎮革命根據地開展游擊戰爭。8月下旬,國民黨軍占領根據地的全部縣城和大部鄉村。接著,部署“綏靖”、“清剿”計劃,企圖全殲紅軍。時任紅一軍某團副營長的外公,帶領戰士,奮勇殺敵,打退了敵人一次又一次瘋狂進攻。團長犧牲后,他代理團長指揮部隊在景德鎮英雞口北鄉,繼續開展陣地防御作戰,終因寡不敵眾,壯烈犧牲,時年25歲。

革命勝利后,外公的遺骨安葬在江西南昌革命烈士陵園。

“在我們陳列館里,陳列著很多像石貴生烈士一樣,墓碑在外地的宿松籍烈士物品,目的是供人們瞻仰,讓后人知道他們的英勇事跡,并通過陳列的物品來表達對他們的哀思和敬意。”宿松縣烈士陵園管理所所長劉建中介紹說。

烈士陵園管理所所長介紹烈士事跡

事跡載史冊

“到新中國成立,外公犧牲的消息,家里仍不知道,直到1950年,是外公生前的一個警衛員,專門從江西九江尋訪到宿松縣,從此外公參加紅軍獻身革命的英勇事跡才被家鄉父老所知。”在陳列館里,陳松濤向瞻仰英烈的學生們講述了外公那些鮮為人知的故事。

宿松縣涼亭鎮黨委委員石焰爐介紹,石貴生烈士檔案已被宿松縣民政局永久收藏,其事跡載入《宿松縣志》;1951年8月,他被宿松縣人民政府批準為“革命烈士”;1983年11月3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給其家屬頒發了《革命烈士證明書》。

在石貴生犧牲后一個月,他的兒子石宣美才出生。為遵從哥哥的遺愿,弟弟石金福擔起了照顧家庭的重任。如今,石貴生的兩個孫子都成家立業,外孫陳松濤成為一名基層人民警察。全家以前住的茅草房,在改造成磚瓦房后,又擴建成了樓房。1997年石宣美因病去世后,堂弟石建華接過照顧全家的接力棒,至今這個歷經風雨洗滌的大家庭仍未分家,祖孫四代21口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作為人民警察,特別是作為紅軍的后代,我更有責任去宣傳革命先輩的英勇事跡。”從警20年來,陳松濤不管工作怎么變動,但始終忘卻不了對外公的無限哀思,每逢清明節,他不是帶著老婆孩子,就是帶著同事去陳列館緬懷外公,并向瞻仰烈士物品的人們介紹外公的光榮事跡。

“外公家一直把外公的《革命烈士證明書》,像傳家寶一樣進行珍藏,讓子子孫孫永遠銘記外公的光榮事跡。”陳松濤說。(孫春旺/文圖)

(責任編輯:孫天藝)
极速飞艇全天计划 极速时时下载手机版下载安装 大乐透2003到2017 快乐时时官方网址 20选5开奖2019147期 重庆时时五星分布图 广东11选5任八推荐 美东二分彩是官网开奖吗 pk10保赢投注法 加拿大pc开奖官方网站 上海时时怎么样